围棋反映的是棋士的内心

围棋反映的是棋士的内心

集训的最后一天,金老师站在高道的奕厅棋桌旁,他的眼神认真,该是确认集训成果的时候了。

「你们和中国棋手对局,心里有什幺想法?」金老师问完,大家低着头,这几天被打得灰头土脸的,学生们的士气颇为低落,「蝙蝠,你先说吧。」

「中国棋手的大局观很厉害,十盘棋里,我没有一盘在布局阶段取得领先。棋风方面则是偏爱实空,计算力强,经常又靠又碰的,喜爱乱战,让我得花很多时间思索棋子该怎幺处理。每盘棋下不到收官就进入读秒阶段了,时间压力颇大。」

「既然中国棋手那幺厉害,那你认为自己是怎幺赢得五盘棋?」金老师又问。

「其实都赢得很侥倖。」

「多侥倖?」金老师追问,既是要蝙蝠做自我归纳,也是要其他学生更加明白中国棋手的特性。

「对方有时心术不正,会故意下快棋或把局面导入乱战,想靠时间取胜,逼迫我无法思考。我之所以赢,主要是冷静应战,不被对手迷惑,将对手的子导为损棋。」

金老师点点头,对蝙蝠的自我分析感到满意,「以后遇见中国对手,你认为该以什幺样的心态作战?」

「时间要掌握好,还有,每一步都要下到最佳程度,不能有丝毫轻敌。对了,还要补强自己比较弱的部分。」

「哪一部分?」

「每一部分。」蝙蝠说,他真心觉得中国棋手的训练很扎实,布局全面、攻杀强劲、收官也藏有诸多伏击,真的一手也不能鬆懈。

金老师转过头,指着宇智,「换你说了。」

「中国棋手熟悉布局套路,中后盘的计算也快,我只有一路追赶的分,最多靠着对方的失着逆转。如果对方没有失着,那就很难赢了。」

「所以你靠着对手的失着赢了五盘棋?」

宇智扳着手指,好一会儿才谨慎的说:「我大概靠着惩罚对方的失着赢了两盘,但这并不是赢棋的主要原因。如果真要说为什幺会赢,我想应该是改变下法吧。」

「你怎幺改变下法?」

「中国的攻杀太强,我应付得很吃力。一开始,我都是用力捞地,最后才跳进去破对方的模样,孤军深入敌阵的结果,就是中国以优势子力把我杀爆,所以我前两天就输了三盘棋。后来我改变棋风,不再拘泥于实空,也会让出一些实地以取得外势的平衡。之后一旦攻杀起来,中国的子力就不再那幺优势,我也不会被杀爆了。再来,就是比耐力了,只要下到收官阶段就是我的战场,我有自信在后盘可以保持优势。」

「看来你得到很好的收穫了。」

「减少攻杀对我的威胁,然后设法把局面导成细棋,靠着收官尾刀,这是我新体悟的赢棋方程式。」宇智说完,嘴角弯出会心的一笑。

「这次集训,你的收穫还有什幺?」

「我想强化官子能力。」

「怎幺不是攻杀?」金老师纳闷的问。

「棋风不同嘛。」宇智很明白围棋反映的是棋士的内心,将军下的棋就像将军,君子下的棋自然是君子,他无法勉强自己的心性。

「能够认识自己,也是棋力的一环。」

金老师转过身子,继续说道:「这几天,你们都和中国选手下棋,他们和我们台湾的棋手差别在哪里?」

「中国人说话会捲舌儿,我们不会。」杀手第一个抢着回答。

「不对,这不是我要说的,再想想。」

「中国棋手的表情很兇,像是我们欠了他们几百万一样。」泽泽说。

「呃,对了一部分,你们再猜。」

 「中国的布局很强,攻杀也很有力道。」蝙蝠说。

「只说对一半,再猜。」

「中国的棋很有杀气。」剃刀发言了,「前期布局很积极,中盘攻杀的时候,每手棋都像要拿刀砍过来一样,没有闪躲的余地。就算龙死了,他们也要从死龙里生棋,就算弄不活也要搞个劫争或拿几个先手利。」

「你说对了另一半。简单的说,中国对于棋理研究很深入,攻杀力道很强劲。最重要的,说是杀气也好,斗志也罢,他们有异常执着的胜负心。所以,局势不利就下胜负手,还是不利就再下胜负手,每一次争战就是一次逆转的契机,任何机会都不放弃。」金老师意味深长的说:「还有,你们过去几天的对手全是高道的后段班,还没遇上真正的精锐呢 !」

金老师的话彷彿一记大鎚狠狠敲中胸口,学生们安静了,个个低着头若有所思。

忽然之间,蝙蝠明白了为什幺每个中国对手的眼神都那幺锐利,下棋也霸气得像要把人吞吃下肚。

下棋如同踩在薄冰上谨慎,退则粉身碎骨、进有一线生机, 异常执着的胜负心就是中国围棋强大的祕密。围棋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,从来就是自己。人生如棋,有美丽的风景,也有残酷的现实。

摘自《格斗棋王:胜负手》

Photo:Angell Williams, CC Licensed.

上一篇: 下一篇: